一个互联网人眼中的内衣行业是一个怎样的内衣行业

闹师妹2017-09-26 11:28 内衣互联网+产业升级

道哥的话: 


在道哥的日常生活中,每周的起码一天的时间,都会来往于佛山南海桂城与南海黄岐之间,而这两点之间的连线必然要经过南海盐步,这个中国内衣重要生产基地。 


从看惯了一路上,各种类型广告灯箱上的“诱人”(都是双乳挺立,身材丰满的内衣女模特)画面,到如今选择埋头沉下来心,不再仅仅做一个路人,而是选择从研究者的角度,以一个互联网人的视角,去观察,去了解内衣这个行业,却又发现了不少的变化和改变,无论是心情还是其它,同时也又有了不少的“现实”收获。 


或许是因为缘分,在不同的场合,不同的渠道,结识了一大批在内衣行业从业的朋友,与其交流互动的过程中,在各位行业资深人士的引路下,不但对这个行业有所了解,更萌生自己将互联网的思维理念,工具方法带给这个行业,能为这个行业的升级转型带来真切的帮助,于是,从一个路人,到一个旁观者,如今要做一个观察者,总有一天会做一个实践者。

 

从今天开始,陆续推出“衣人衣邦”的专栏,以一个互联网人的视角,观察内衣行业,寻找互联网与内衣行业的有效结合点,以及可以落地改变这个行业的行动路线,今天来一篇宏观的。 


这是衣人衣邦的第0001篇文章


内衣行业的昨天


内衣行业在中国的发展,和改革开放的大环境密不可分,和中国诸多的“新兴行业”在中国发展有着同样的大背景,大多来自于改革开放早期的第一次的发展红利——“三来一补”,源自于西方国家的制造业需求转移。 


因为毗邻香港和台湾,在改革开放的早期,广东福建沿海地区,就第一时间承接了一些加工制造业的转移,从台湾和香港转移,也有通过台湾和香港的中转,将欧美日韩的简单加工业转移到国内广东东莞、珠海、深圳、汕头;福建泉州、晋江、厦门等地,从而产生了中国最为早期的制造业基地。 


而内衣行业,从80年代开始,转移国外的加工制造,在福建广东兴起了诸多的代工厂,所谓的OEM厂商,而且都是一村、一镇、一县的集中式发展,亲属关系,同乡关系,临县关系成为最为基础的业务扩张路线,最终收获了第一波的OEM代工红利之后,也形成了服装加工业的集中化。 


随着OEM技能进步,在90年代开始,一些头部的OEM厂商开始尝试进行自主品牌建设,效仿国外的品牌做起了国产品牌,开始真正的国产品牌内衣的生产,进而带动整个产业集中地的自主品牌建设的浪潮,也诞生出了一批国产内衣品牌企业。 


一路走来的中国内衣……


进入到2000年以后,特别是2005年以后,随着行业的发展,资源和人力的聚集,一些品牌商开始尝试一些差异化的发展,出现了一些深度经营品牌,以及进行一些差异化品牌产品研发的新路,并产生了设计师品牌、渠道品牌、整合类品牌,行业也开始对自有品牌进行一线、二线、三线品牌的区分。 


如今,经历了早期的改革开放红利,国产自主品牌红利,供不应求的销售红利,到代理商经销商的渠道红利之后,如今受到行业内部生产过剩,供过于求的行业现实的深度影响,以及外部互联网新渠道、新品牌的冲击,内衣行业的发展遭遇到了一个发展的艰难时期,内忧外患夹杂经济环境下行的深度影响,如今的内衣行业曾经的风光不再。 


内衣行业的今天


当下的内衣行业,遭遇到各种各样问题,而这些问题,在道哥一个互联网人士看来,最为致命的因素大致有如下几点,这几点直接决定了我们进行互联网化升级转型的困境来源。 


其一,行业集中度不高,并且是高度分散的一个行业,行业排名第一的企业也只占有整个份额的2.8%,行业中缺乏带头大牌儿的引导,无法在互联网冲击大背景下形成合力应对,必然导致外来的互联网力量介入的机会,但同时会面临巨大的整合成本。 


其二,供过于求现象十分明显,库存压力十分巨大,整个产业的产品和业务流转效率在降低,随着线下实体终端店的关闭潮,C端销售入口电商化,线上化,社群化,个性化的变革浪潮中,各大厂商还没有真正找到适应这种变化和快速应变的方法。 


其三,内衣行业的互联网化正在起步,在各个维度上都出现了诸多的新项目,正在推动这个行业的发展变化,其中多数是行业外部的外行人推动的,诸如一个设计师单品品牌“内外”,消费文化引领的“氧气”,B2B供应链整合平台的“垂直采”等等。 


这同时暴露的是这个行业在产品风潮引领、产品设计、营销推广、IT技术开发、供应链体系,成熟管理体系等多个领域,都缺乏自己行业内部的独立资源的存在,在没有爆发互联网变革前,支撑这个行业各个产业链条环节的诸如风尚引领、观念文化、设计风格、市场营销、营销培训、管理规范等服务人才,都几乎来自行业外部,因此在启动行业变革的关键节点上,率先行动的往往是所谓的“外行人”。 


翻看内衣行业当下的困境


从业务层面理解内衣行业当下的发展困境。 


从产品、供应链、营销三个重要环节,在能够使用互联网思维方法逻辑的地方,目前都还存在各种各样的现实困境,使其无法顺利接入互联网。 


生产环节,缺乏必要的潮流引导能力,不说国际潮流引导能力,就连国内潮流引导能力也不具备,还都要追随服装大品类行业潮流而行,这也自然导致内衣行业内部,缺乏必要的独立设计师,对行业进行从产品研发前端进行设计,这就意味着从产品源头的创新困难重重。 


供应链环节,虽然一件文胸(内衣行业的特色主打产品)不大,但是其中涉及到的物料和工序多样复杂,而且几个环节都无法实现机械自动化,还要依赖人工操作,从产品业务流程优化角度,进行技术改造升级,提升效率也难以找到突破口。

 

而在另外一个宏观层面,内衣作为服装行业的一个细分品类,其供应链系统的独立性几乎不存在,包括面料、设计、生产等诸多环节,都依附于服装行业的产业链条,天然具备服装行业向下兼容内衣行业的特性。 


身材那个高……


营销环节,面对全新的营销环境,包括新电商、新店商的模式创新,营销手段创新,互联网技术创新,行业内部没有真正熟悉互联网行业,并且能结合内衣行业自身的特性,进行营销变革的培训,辅助行业从业者快速适应这种变化,并且迅速在实际实操层面产生行动。 


这种行动包括利用好线上电商平台淘宝等,线上批发平台1688等,线下实体店ERP和CRM系统,基于实体店的线下粉丝系统,社群运营系统,微营销系统,以及线上分销代理机制设计等等。 


而传统的代理商制度,经销商制度,造成的是厂家和终端渠道的分离,无法实现一级的信息互动,导致厂家对于一线消费者的需求反馈无法第一时间获得,或者是效率太低,这与当下互联网大数据体系支撑起来的市场营销体系来比,还处在原始状态。 

关于内衣行业未来的几个基本判断


其一,供过于求的基本现实,以及高度分散化,管理效率和供应链能力低下的当下,这个行业正在面临优胜劣汰,大浪淘沙的洗牌和整合期,整合过后会死掉一批企业,无论是厂家还是代理商还是渠道商。 


其二,内衣行业独立的现象级的互联网平台型企业(无论是2C还是2B,无论是B2B还是B2C还是C2M)的可能性几乎不存在,服装行业现象级平台向下兼容内衣行业的可能性非常大。 


其三,对这个行业带来实质性改变的几乎可以确定的是外来因素,即使不是纯正的外来因素,都是外来因素发起或者是引发的实质性的变革和改变。 


谁最有可能引领内衣行业的升级变革


内衣行业的行业变革,基于互联网新商业生态要求而进行的升级,必然会依托内衣行业的自身特色,无论是行业的优势还是劣势,都将对未来的发展思路产生深远影响。 


道哥的基本判断是,基于内衣行业一个独立的,源发创新型模式和平台的可能性不大,新模式生态平台很可能来源于服装行业成熟模式的向下兼容。 


而内衣行业从业者要做的,要寻找的突破口或许是进行行业的联合和资源的整合,形成合力之后才能够拥有智慧,拥有资源,拥有能力创立自己的模式。 


而在形成行业资源整合的核心突破口几乎来源于这几个基本的关键词。 


业务,串联起行业核心业务逻辑的平台型公司,如“垂直采”等。 


协会,串起行业企业,形成独立运营机构进行行业资源整合和模式创新孵化,如“衣合联盟”等。 


媒体,以媒体第三方身份进行对内对外资源整合,形成需求集中、资源集中、流量集中、企业集中,如“内衣云”等。 


技术,以技术工具软件,串起行业的大多数企业,并形成技术平台的互联互通,如“怀才科技”等。 


以下是每个主体,改变这个行业的可能性指数评估。 


服装行业独角兽 

现实指数:★★★★★ 


来自于服装行业生态链平台,无论是一个集中式一体化的涉足供应端(S)产品设计、面料整合、成品生产、成品批发、供应物流还是零售端(B)实体销售、线上销售,分销O2O,都可能源于一个服装行业一个或者多个成熟被印证的成功模式的下沉,兼容内衣行业而形成新的内衣行业的生态平台。

 

内衣互联网平台 

现实指数:★★★★ 


来自内(从内衣行业处罚)生平台向外线上整合服装行业,诸如垂直采类型的以互联网思路模式从内衣行业入手,向上兼容服装行业和其它行业,最终形成产业整合的思路。 


内衣行业协会组织 

现实指数:★★★★ 


行业内部协会组织的联合,以投行的思维逻辑,借助资本杠杆、媒体杠杆、品牌杠杆,通过投资,整合等手段,将模式创新、产品创新、机制创新的企业,形成行业内部的生态体系,并进而实现行业资源优化配置整合,形成新的壁垒。


行业媒体联盟

现实指数:★★★


有0条评论

0/300
发布

最新评论

发 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