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桐树资本童玮亮:感性天使的两面人生 | 投资人说


工作是关注成长型项目,个人爱好是做天使投资人的童玮亮,在天使投资圈子算是很有个性——因为他以“感性”著称,并且坚信以“公益”的心态做天使。


他主要关注于互联网、社会化商务及移动领域,拥有超过20年的TMT行业经验,主要从事战略规划、业务拓展及整合营销相关事务。 Camera 360、粉粉日记、大姨吗等都是童玮亮所投项目。


感性天使的两面人生


童玮亮是中国互联网的第一代移民,也曾经是个“愤青”,1993年大学计算机专业毕业后,他做的第一件事是蓄一头长发。 98年的时候曾经创办过一个小众文学网站“暗地病孩子”(Sickbaby),聚集一小批有探索精神的诗歌写作者,是中国第一个亚文化网站。


而后连续创业十几年,开过数家公司,2011年,童玮亮加入专注早期项目的戈壁投资,开启了他的职业化天使投资之路;2013年,成为专注成长期项目的梧桐树资本创始合伙人,但是他并没有停止对早期项目的关注,并且用个人的资金和资源做起了非职业化的天使投资人。在其个人做天使期间,童玮亮已经投资了大姨吗,太火鸟,拇指玩,张小盒,木游游戏,婴萌泡奶机,十三月等项目。



相比机构投资,童玮亮指出,做天使投资,迅速判断至关重要,过分的调研,价值没那么大。这个时候感性的判断,可能会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这也与机构投资者所倡导的严谨有所不同。而这里所说的感性,也意味着投资人过去所有经验的整合。


做天使投资是对一个人综合能力的考量。首先投资需要对整个战略、战术有一定了解之后去做出判断,这一过程包括怎么去判断趋势,怎么去识人,而这些都是需要有一定行业经验之后才能去做。


以做公益的心态做天使投资


童玮亮业余爱好是摇滚、写诗、文学等等、他的“文艺”也延伸到其投资风格上,他认为,一旦对项目做了投资之后,就不应抱着必然有回报的心态。他写过一个有关做天使投资人的微博,表达过他做天使投资的理念:“要有公益的心态。”但有人在网上对这个理念进行了反驳,觉得这偏离了商业的本质。这个反馈超出童玮亮的料想。


童玮亮说,他只是觉得做天使投资不能太功利,投项目之前当然会有一套自己的出手逻辑,“但投出去了,就不要抱着必然有回报的心态”。他说,这不是做慈善,而是早期项目失败率高,拥有一颗公益的心,这样可能会有上百倍的回报,但一上来就想得到上百倍的回报,压力之下,动作可能会变形。之后他又另发了一条微博,“公益的心态,商业的头脑,理想主义的精神,现实主义的行动。最重要的是,要热爱你准备投资的那些创业者。”


“上瘾了就会热爱这个事情”是童玮亮用来回答“你为什么这么热爱做投资”的一句话,“新的行业,新的企业,新的生态环境,不断在变化,在刺激你,大脑也会兴奋,这个事情就会上瘾。”童玮亮和他太太对于物质十分淡化,但求活得自在,他们在北京无车也无房,在三元桥附近住着一居室也乐得其所。


选择项目主要看团队


童玮亮认为,在天使投资中,最重要的依然看人和团队。“赛道”很重要,但没有好的团队,也很难去执行。团队方面,人品最重要,其次才是能力,最后,团队的能力和所做事情的匹配度也很重要。团队里要有CEO、CTO两三个人,最好不是临时组建的,而是已经磨合过一段时期,最好性格互补,分工明确,CEO做产品,另有人做技术、做营销,组成三角组合,如果是O2O,至少应该是两个人,一个人对传统行业有深厚经验、深刻理解,另一个人是互联网出身,最好是产品经理,这个人是CEO。


当年,他投下了Camera 360。“他们的管理团队搭配出来,就是一个三角形的结构。”Camera 360的CEO、CTO是一对兄弟,学计算机出身,父亲是个摄影师。在成都,很多婚纱影楼都曾用过他们开发出来的一款图形处理软件,“类似photoshop”。童玮亮说,他们还有一些与摄影相关的专利,在行业内积累了十多年时间,“团队搭配不错,人品好,就这样投了。”


童玮亮当时投Camera 360时,它的总用户数只有600多万,日活跃用户40万。当时,他们对于用户数的预估是,2013年这个数字是4000万左右。但2013年不到半年的时间,“比预期翻了一倍,也就是8000万的用户了”。


对于投后,童玮亮有个特点与徐小平等老一辈天使的出手风格有所不同,不是将钱投出去后不再介入公司,让创业者自个去折腾,而是更信奉以创业合伙人式的方式去做这件事。这其中他们给自己也立下了一个原则,“前提是不给公司添乱”。与此同时,他们与老一辈天使投资人秉承一个同样的理念——对创业者,必须持有充分的信任感。


童玮亮说:“判断一个天使阶段的项目到底能不能成,并不那么容易。”在项目投出去后,他更加倾向于以一种严实的方法推进它,“我对每个投过的团队,都要求递交周报,周报的内容就是数据。”


但他不承认之前他是一个绝对的理性主义者。“事实上,我会比较感性地去看一个创业者。”他为此表述的一个观点是,做过PE或VC的投资人,如果再去做天使投资,未必会变得更容易。“那里有人的因素,而未必是数据至上。”


童玮亮对投资风向的判断


创业人数越来越多、融资额和估值也越来越高,从这些角度看,童玮亮也认为创投市场存在一定的泡沫,“泡沫看上去是好像是很可怕的一件事情,因为泡沫一旦去掉以后,很多钱可能就打水漂了,”但童玮亮认为存在泡沫是市场竞争下催生的正常现象,“没有这种泡沫的催生,某一类新的经济很难真正落实到普通老百姓的生活中间。比如,没有2000年的泡沫,互联网很难深入到用户,如果美国没有当年铺设光纤的泡沫,他们的网速也没有那么快。所以泡沫是每个经济浪潮中间一个很正常的波动”,童玮亮称,“时间可以检验一切”。


在赛道布局上,童玮亮的风格是:大家公认火热的会关注、未来被看好的会关注以及个人喜爱的会关注;在赛手选择上,并不像外界传言那般“只投资陌生人”,而是“聊得来”的可能就会很感性地投了。


而对于移动互联网的投资领域而言,他认为很多大公司和创业创业公司里十分关注这个领域,但是有一些特别的累活儿、脏活儿、苦活儿,很多人可能不愿意去看。如果创业者有互联网基因,又愿意把传统脏活、累活儿揽下的。童玮亮表示,戈壁对这样的创业团队非常感兴趣,一旦把这个脏活儿、累活干掉,吸收进来的用户不会轻易流失。


如果是软硬结合、O2O等领域的纯互联网公司,他认为是比较难垄断的方向。因为软硬结合涉及硬件、软件、供应链等等多个环节。不过,软硬结合至少比投资传统行业,比如餐饮行业、制造加工业等领域对互联网、高科技的要求要高,其次团队所需要的资金也相对少一些。


目前的智能手环、智能手表都只是锦上添花的产品,还得看Google,苹果如何在这一领域布局。而偏向健康和医疗的硬件设备却是刚需,比如童玮亮此前投资的睿仁医疗,以及一些与怀孕相关的硬件产品。这些产品有一特点就是解决了用户以前解决不了的痛点,在当前的这个阶段是有机会的。


不过童玮亮也表示不同阶段关注不一样的投资:一开始移动互联网通用型的应用,后来这样的机会就很少了,要么被投掉,要么BAT这样的大公司自己做了,只能投一些垂直、细分的应用。投资永远是不停在变的。


后记


被问到如何在文艺界和商界这两个看似毫无交集的领域中平衡自我,童玮亮曾说:“过去想成为体制外的那个人,但缺乏勇气,我要么就裹在这个泥浆里,要么就在外面惨烈地生存?但在这个中间,也许有没那么悲惨,也没那么污浊的方式,去做一件事情。对我来说,天使投资也许能改变一些东西,而并不是说,商业一定就是血淋淋、赤裸裸的。


- 完 -



文字 | 一月  闹客邦专栏作者(微信:roche_71)

编辑 | 闹师妹


本文为华南创投新媒体-闹客邦(微信号:nockclub)原创内容,如需转载,请务必联系运营人员(微信号:NKkaiying)获取授权。


有0条评论

0/300
发布

最新评论

发 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