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博资本杨宁:资本寒冬到来时,就是投资的最好时机 | 投资人说


杨宁毕业于斯坦福大学,现任中国青年天使会创始会长、乐搏资本的创始人、空中网的总裁兼首席技术官、壹普兰风险合伙人,是中国投资界最有话语权的资深投资人,也是一个传奇。


他从二十四岁开始连续创业,早在1998年,还在斯坦福读书的杨宁,与周云帆和陈一舟共同创办社区网站中国人网“ChinaRen.com”。而后在搜狐公司任职首席技术官一年半的时间,杨宁先生对搜狐的技术体系架构进行了大规模的升级。在2002年,杨宁先生离开了搜狐创办了空中网。在2004年,空中网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公司从成立到上市仅用了2年零2个月的时间。直到今天仍然保持着从成立到上市最快的记录。杨宁在上市时年龄仅28岁,成为了在美国上市最年轻的总裁。


如今杨宁第三次创业创办了悟空网,同时也是中国非常活跃的天使投资人,主要致力于对处于天使融资阶段或者Pre-A轮融阶段的优质个人及团队进行高层次的投资问询和资金注入工作,涉及的领域包含了TMT及高速增长的服务业、智能硬件、互联网、移动互联网、O2O等领域,成为综合性的天使投资人,投资案例包括:互联网电影集团(IFG)、亿航Ehang科技、METAS智能电子积木、朗空超级空气净化器、Impression π虚拟现实头盔等,部分所投公司已开始上市或正在运作上市。


丰富的创业经历和投资经历让他对于创投有着深刻的认识,敢说真话敢于表达也是他的一大特点,来看他都分享过哪些“大胆”言论。


中国投资人爱钱又胆小


很多人都在创业,几乎所有的年轻人都在创业,到全国各地没有年轻人不准备去创业的,这个场景我感觉比较悲壮,那么多年轻人都是激情澎湃投入到创业过程中,其实绝大部分是不应该去创业的,他们并不具备成功的能力。


另外就是现在的创业投资,所有过去从事传统产业的一些朋友,都把他的传统产业停了,拿了一些钱就想做投资,所有的投资人都在涌入这个领域去做一级市场的股权投资,这也让我感觉到比较悲壮,因为这么多钱,这么多不具备投资能力的人在做股权投资,我认为这也可能是比较灾难的。现在创新创业环境是冰火两重天,热的热死,冷的冷死的,有的企业融资不断,投资人的钱都塞不进去。大部分的创业者的东西还不错,有点初期,东西还没有做出来,融不到钱,创业非常艰难。还有更多的创业者拿到的钱,创了一半,发现风口过去了,只有等死了。去年O2O特别火,互联网金融特别火,融完B轮、C轮之后,D轮拿不到,很多企业体量比较大的,这种企业面临着生死存亡,没有人再追加投资。


中国的投资人跟西方的投资人特点还是非常鲜明的,中国投资人是群体效应极其严重,火的时候,全都一拥而上,但是稍微发现一点问题,就一哄而散,一点钱都不给了。所以中国出现这种过山车式的发泄模式,来风口了,马上大家全都来了,发现了一点问题、不好的信息之后,马上全跑了,中国的投资人其实比较可怜的,中国投资人真的没有任何的自信,一点都不自信。但是又特别想赚钱,中国人对这个钱的偏好比全世界任何民族都要高,中国投资人特别喜欢赚钱,又特别胆小,这种人特别好骗。


老外在国外融资难,融资在国外一直没有火过,在国外融不到资了,特别鲜明的科技跑到中国来融资,中国人傻钱多,包括特斯拉汽车创始人,他有一个项目在美国融不到资,高速真空管,从纽约一管打到波士顿,只需要一个小时,这个东西太酷了。还有做一个增强现实的眼镜,还有是特别神奇的,在中国融资,美国不支持太遥远,太不切合实际的项目,我没有投这种所谓高科技的项目,但是同行们很多投了这些项目,因为高大上,还有所谓的高科技。这个是科研机构去做的,不该企业来做。为什么科研机构做这个事情就可以呢?科研机构对投资回报没有要求,你拿了国家的,还是基金会的资本投入了之后,万一做不成,没有关系的,你拿了投资人的钱,必须要做成,这些所谓科研级别的项目居然拿到中国来融资,居然中国那么多人去投了,我真的觉得很不可思议。


因为我是学技术的,我一直当CTO,这些技术我真的去看了,包括世界上前沿的技术在哪,什么是技术,什么是巫术,很多投资人分不清楚,人类对很多基础科学的界限在哪,现在我们突破不了这个界限,现在投资人只做界限之内的事情,这些事情更加靠谱。


 BAT在智能硬件领域的布局是无效的


“Resistance is futile”(反抗是徒劳的)这句在美剧《星际旅行》中的台词我觉得可以形容BAT未来。


因为我认为五年之内手机将会消失,iphone8s或将为成为苹果最后一代手机,届时手机在人们生活中的比重将逐步降低,就像今天的电视机一样被边缘化。而智能交互产品,尤其是机器人将成为人类世界最不可或缺的工具,人类将逐步进入“智能全面普及的时代”,这意味着将爆发新一代的产业革命,当前的互联网巨头或将遭遇革命般清洗,当前BAT在智能硬件产业的布局都是’然并卵’。“因为在未来智能大时代到来的时候,最大的机会,他们抓不到。这是他们的宿命。”


导致这个结局的原因是因为每个人想问题,基本都是从自己的资源、优势出发,而想想这个事情该怎么做,然后再看看自己的资源能不能用得上。BAT这样的互联网巨头更容易陷入他们自己的互联网思维怪圈中,现在互联网公司都在强调连接、入口、数据,他们认为得此三种者得天下。但是实际上这三个东西有用吗?有用。但是在智能时代,没有那么有用。


在未来,智能时代的主体思想跟互联网时代有根本性的区别,最关键的一点就是运算力的本地化。因为处理器的成本,可以低到忽略不计,这将引发运算力也就是智能全面的普及。所以未来投资并不能围绕连接、入口、数据来操作,未来价值最大的投资区域在于“本地算法”。


也就是说,BAT成功的这一切,会很容易让他们在未来陷入一个思维陷阱之中,这些当年的优势互联网逻辑在未来世界发展中就会变成他们的包袱。


所以我不会投智能灯泡、智能插线板、充电宝这一类的产品,我认为这些没有价值。相反我会看中一个公司,一个产品对复杂环境的理解适应程度,我认为这是体现价值的关键。


所以我也给自己的智能硬件投资设定了一个标准——投赛道。可以投资同一领域的不同公司,但前提该公司必须拥有自己与众不同的“绝活”。


 资本寒冬到来时,就是投资的最好时机


任何做投资或者做创业的朋友,你们朋友圈里这几天充斥着的应该都是“资本的寒冬论”等非常负面的东西。甚至现在有传O2O死亡名单、P2P互联网金融死亡名单这种非常让人心惊胆战的消息或者信息在朋友圈、微博上到处传。


为什么我说资本寒冬的时候反而是投资的最佳时机?因为我是一个对“过寒冬”非常非常有经验的人,对于“过冬”我有自己的看法。我创办第一家公司的时候,那是在2000年底2001年初的时候,全世界经历了第一次资本寒冬,在1999年的时候,我们三个创始人英语都比较好,所以当时我们能够融到国际资本,当时投得还蛮多的,有三家投资机构给我们总共投了1500万美金,给了我们三个年轻人,平均年龄25.5岁。三个年轻人融了1500万美金,但是一年就烧完了。那个时候寒冬表现在国际金融市场已经崩盘了,当时雅虎的估价跌了95%,亚马逊也跌了90%。所以当时互联网特别火的纷纷的在消失。当时我们不得已就把第一家公司卖掉了,当时卖给搜狐。作为创业来说,成功的出售公司其实也是一种成功了。


第二次寒冬同样有趣,03年携程网在美国上市,打开这个序幕之后,一系列公司就上市了,这大概有五六年的非常繁华的时间,在这个时间中国整个创业和金融市场开始沸腾了,很多人开始投资、创业,当年创业主要做两件事——电商和团购。那时候的百团大战,到今天,他们还存在吗?已经不存在了。所以就说明什么问题呢?说明那些投资的钱全都打水漂了。打完水漂之后呢?就是进入了第二次寒冬状态。也就是在08年底,09年整个一年,都处于非常非常低。当时同样跟第一次寒冬非常非常相似的,就是优质企业也融不到资。刘强东扛过了2009年,然后就到了腾飞、发展的时候了。


第三次寒冬的来临,就是现在了,我告诉大家,不要担心寒冬,因为所有的寒冬都有一个特点。什么特点呢?它都会过去的。就算你再惨,再不容易,再苦难的时候,你要知道一年的四季更替——春夏秋冬,然后再春天,这是必然的规律。也就是说,这第三次寒冬,还会有第四次寒冬,还会有第五次,资本市场就是这样周期性的特点。这是第一个特点。第二个特点,我观察前两次寒冬,就是寒冬来的特别特别快,去的也特别特别的快,所以你千万不要想着“有拐点的时候我抛”,千万不要有这种想法,因为你来不及了,尤其是中国的二级市场,你更来不及。中国的二级市场有什么特点呢?涨的时候买不到,跌的时候卖不掉。因为这个叠加效应太快了,咱们寒冬有个特点,跌的时候特别猛,资本市场处于停板和禁止的状态,大家都在那儿坐着啥也不干。但是要火的时候,瞬间火。


其实寒冬正是最好的投资机会,如果说在资本特别火爆的时候投资,很可能你的钱就会打水漂了。因为这个时候你很难分辨真正努力的想创业的人和想凑热闹、想捡便宜的人,而在寒冬,最痛苦、最艰难的时候你才能分辨出。美国有一句话:“只有战争才能分辨出谁是男人和男孩。”


现在资本的寒冬就是大家要勇于出手的时候,好好把握住这次时代赋予你的机遇。


- 完 -



文字 | 道哥  闹客邦专栏作者(微信:dog20150813)

编辑 | 一月


本文为华南创投新媒体-闹客邦(微信号:nockclub)原创内容,如需转载,请务必联系运营人员(微信号:NKkaiying)获取授权。



有0条评论

0/300
发布

最新评论

发 布